返回我們的故事
2 分鐘閱讀
農民黃孟秋(Hoàng Mạnh Thu)無奈地搖著頭,邊說邊走過長長的一排咖啡樹:「三四月份應該是雨季,但今年沒有下。」頭頂上烈日正盛,腳下的土地已經乾裂。

越南遭受了30年來最為嚴酷的一次旱災,而且災情還在持續。

越南國家氣象中心的報告指出去年一些地區的降水比上年驟降了86%。在黃先生所在區域,每5個灌溉用的水庫中就有一個已經乾涸。

以前咖啡農有兩口井就可以灌溉5公頃咖啡園,「現在不行了。」他說,「打5口井都不夠。」

嚴峻的問題

越南是僅次於巴西的咖啡生產大國,有260萬越南人投身咖啡產業,並以此為生。大多數咖啡種植園位於中央高地,佔用95%的農業用水。

除了乾旱,氣候變化和水利灌溉都使水資源短缺變成一個日益嚴峻的問題。讓問題更複雜的是,資料表明農民的用水量大大超過了實際需要。

由雀巢共同贊助的一項研究表明,咖啡農在旱季使用的灌溉用水竟比實際需要超出了60%。

自然因素的影響再加上水的過度使用,不僅已經威脅到當地咖啡產業的未來,還浪費了咖啡農們的收入。雖然他們使用當地井水不用交水費,但也需要花錢買汽油來運行水泵,不必要的灌溉既浪費時間也浪費了大量水資源。

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

越南的咖啡種植戶大多為2-3英畝的小農場,所以規模化種植技術不存在可推行的基礎。咖啡農需要的是更為經濟而簡單實用的方法來幫他們了解到底澆多少水合適。

經濟、簡單,並且實用的解決方案,似乎很難找到這樣的妙方。不過在當地雀巢農業顧問的幫助下,他們卻達成了這個目標。

他們使用了什麼必備工具?只是一個空水瓶和煉奶罐子。把一個塑膠水瓶口朝下插進土裡,通過觀察瓶子裡水汽凝結的情況,咖啡農就能輕鬆地了解土壤含水量。當瓶子裡水滴變得很少的時候,就該開始這一季的第一次灌溉了。

 

此外,煉奶罐可以用來測量降水量。比如,一個標準容量的煉奶罐裡收集的水位如果達到1/6刻度,則代表附近的樹木已經獲得了100公升雨水。農民們可以根據情況來調整人工灌溉的水量。

「瓶子和罐子很有用。」當地雀巢農業服務工作組的範府玉(Pham Phu Ngoc)告訴我們:「比那些複雜的工具直觀多了,農民更容易掌握。」

越南的咖農們以前每次灌溉一棵樹要用700至1000公升水,他說,而現在只用300至400公升水就可以,大多情況下都能節省一半以上。

農民網路

這一理念還被範府玉推廣到越南近2萬戶為雀巢提供咖啡豆的種植戶網路中。

瓶瓶罐罐非常好用,比一些複雜工具更有效。 範府玉(Pham Phu Ngoc)當地雀巢農業服務工作組組長

在發達國家,農民們有更成熟的方法來節約灌溉用水,而基層活動和普及教育在偏遠的越南卻更為有效。奶罐和塑膠瓶子雖然是隨處可見的日常用品,用起來卻效果非凡。

黃孟秋就從中獲益良多,從前他需要大費周張才能從5口井裏取水,自從採用了這個方法,不僅用水量大大減少,同時產量增加了10%。他說,瓶子監測法沒有耗費一分錢,卻幫他省下了1/3的肥料和一半勞動力,還有電和汽油的費用。

在發達國家,農民們有更成熟的方法來節約灌溉用水,而基層活動和普及教育在偏遠的越南卻更為有效。奶罐和塑膠瓶子雖然是隨處可見的日常用品,用起來卻效果非凡。

黃孟秋就從中獲益良多,從前他需要大費周張才能從5口井裏取水,自從採用了這個方法,不僅用水量大大減少,同時產量增加了10%。他說,瓶子監測法沒有耗費一分錢,卻幫他省下了1/3的肥料和一半勞動力,還有電和汽油的費用。

雀巢還與非政府組織雨林聯盟共同訂立 “雀巢咖啡更佳種植實踐” 行動,為越南農民網路成員提供了更全面的節水指南,並將其列入雀巢咖啡計畫(Nescafé Plan)

雀巢還與瑞士發展與合作署合作,將這種節水技術廣泛推廣到自身供貨網路之外的咖啡農戶中。

雀巢瑞士總部水資源部的技術經理卡爾洛.加利(Carlo Galli)說:「用水瓶和奶罐來監測土壤含水量簡易奏效。」「越南的成功不是因為應用了高科技,而是根據常識做簡單的事。」